談閱讀習慣

談閱讀習慣

lewis
我這輩子遇到的聰明人(來自各行各業的聰明人)沒有不每天閱讀的——沒有,一個都沒有。華倫(巴菲特)讀書之多,我讀書之多,可能會讓你感到吃驚。我的孩子們都笑話我,他們覺得我是一本長了兩條腿的書。查理・蒙格

想要持續精進寫作技能,適度地選擇閱讀素材是最重要的功課——沒有之一,這就是最重要的。我們所擁有的生命、時間以及注意力都是絕對有限的,這中間沒有太多模糊空間。

我們可以計算一下生命的長度,假設一輩子很幸運地活到 75 歲,同時也很幸運地,每天都能夠有一個小時的閱讀時間,那麼從出生到往生,我們大概有 27,000 個小時可以閱讀,而這還必須扣除不識字、沒興趣閱讀、真的沒空閱讀等階段。假使讀完一本書需要 5 個小時,而一輩子讀了 20,000 個小時,我們一輩子讀書的額度大約就 4,000 本書——當然我相信多數人一輩子不會讀到這麼多書。

舉出這個例子是想要說明一個簡單的道理:既然生命是有限的,就要減少虛擲光陰,包括把時間花在閱讀過於浮濫、普通的作品,不如拿來寫作、看劇、旅行、跟朋友聊天,或乾脆休息、睡覺。

每當我與人討論寫作時,心中總會不自覺地為當下的討論深度加上一些關於深度、廣度的衡量與註解——這當然是職業病使然,亦是從小培養的習慣與敏銳度,好讓我自己可以經常性地沈浸在觀察與反思、時時在取材的狀態。

透過適度的觀察,一方面讓對話的過程可以多理解彼此的感受、立場上的差異,另一方面也可讓討論的脈絡更加完整,避免彼此各自講各自的,不僅降低了討論的效率,同時也可能造成不必要的誤會。

同樣的態度,也適用於閱讀。

一本書是否優秀、經典、值得閱讀,因人而異,因此建立自己選書的標準,是每個人必須自己面對的,本篇唯一希望帶給你的重要觀念只有一個:閱讀一本書,就好比是在跟作者對話,當你與作者對話時,對話的語境、心情感受、前後脈絡或是討論的深度廣度,自己都應該建立一個衡量的標準與註解。倘若當下的期待是高的,而對話卻是淺的,可以輕鬆面對、當作談天。純聊天,對象很多、機會也多的情況下,自然毋須花費過多時間。

我以寫作為志業、以寫作維生,與人互動、持續大量閱讀是重要的寫作靈感來源,然而,提升寫作層次、功力的方法與數量無關,而與質量有關。

鼓勵各位朋友,也建議各位朋友,多閱讀經典,亦追求成就經典,儘管機會渺茫,但仍無礙吾輩追求卓越之志。